星期日, 12月 02, 2012

[水球的日本發浪] 瘋狂的十一月...

沒錯,你沒看錯,這是兩張日本來回機票。一張華航,一張日航。

沒錯,你還是沒看錯,我十一月去日本兩趟,都是六天五夜,總計十二天。


沒錯,你絕對沒有看錯,這兩趟相隔不到48小時,我等於回台灣上一天班後又「回」羽田空港了。


按照正常的反應,損友們應該紛紛幹譙「喔幹~你白痴啊!幹嘛不多留日本一天呀?閒自己錢太多沒得花的話,還不如拿機票錢多辦幾攤水球大食團啦,送你金排球,幫你釘草人,祝你在昇仙峽早日成仙,幹幹幹~去死吧(瞬間台下棍棒齊飛,垃圾蓋天)」

寫文章的人這樣講似乎有點自婊,不過我還真的有點驚訝呢!沒想到,從過去滾回鬼島之日只能淚眼默默離開秋葉原的昔日窮苦水球,竟然在短短的十年內這麼快就升級到去日本去到反胃的程度,變成看似有模有樣的日本發浪漢哩。(挺)

但問題是... 本痴漢內心的吶喊...(低頭)

靠~為何臨時亂入一趟日本出張,而且是出發前三日才確定成行?這劇情超展開也未免太快了吧?這比台灣霹靂火還扯吧!(吐血中)
有沒有像我一樣,第一週日本出張在橫浜港區呆兩天,然後第二週到日本首日下午在旅館回公司信件耗掉太多時間,搞到傍晚沒地方可去(來不及去大宮鐵道博物館或輕井澤),只能帶瓦斯浜回他的橫浜港區娘家亂拍已經不知道拍過多少次的夜景,隔天Yamato Lab又回到同樣的地方,看橫浜看到快吐的廢人呀?(抓狂)

結果十一月Yamato Lab外掛京都紅葉行程的愉快旅行就這樣被累積的工作徹底的毀了,Yamato Lab見學日根本埋首於x201回覆公司信件,晚上在旅館還是只能乖乖撰寫報價和規格書,前往京都那天一大早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跟美國客戶con call,還延誤了超過一小時的行程,失去京都首日下午珍貴的一小時,天龍寺的悲劇就這樣發生了。(翻桌)

是誰!害我如此之慘!放學後給我來體育館倉庫後面!(暴走)呃,忘了自我介紹,我是痴漢水球。(跪下磕頭)

<(_ _)>

先不管上面那一大串因人腦過熱當機產生的亂碼文,胡言亂語的廢話這麼多,只要告訴各位:我絕對絕對不是故意安排這樣的詭異行程的,看著我水汪汪的眼睛,大家一定要相信我啊!(站在世界的盡頭呼喚執行率零分的もみじがり計畫)

所以,本週某日極機密暗黑組織「下班後嘴砲Time」在本人主場杭州南路水牛城聚餐時,某長輩突然開口:

「水球,其實你的日本次數應該不會比我多...」
「長輩幾次?」
「你起碼要有2開頭才能幹掉我...」
「我贏了!」
「...........................................................................」

再度以些微差距贏得壓倒性的勝利!(握拳歡呼)啊!花這麼多錢刺激日本經濟,我到底是在自爽什麼啊啊啊啊啊!(自暴自棄)

行程概要:背靠背的兩次六天五夜行程。
  • 11/13-11/18人生第二次日本出張。
  • 人生第二十一次日本行。
  • 2012第四次日本行。
11/13(周二)晚上從松山飛羽田,十一點多check in東橫Inn川崎站前市役所通。晚上大失眠,埋下災難的種子。
11/14(周三)早上在川崎站亂吃詭異的定食當早午餐,前往橫浜港區パシフィコ參加Embedded Technology 2012,晚上和同事們去橫浜的一風堂分店。
11/15(周四)白天旅館check out,把行李寄放在みなとみらい駅的置物櫃,再繼續參加Embedded Technology 2012,晚上搭JR京浜東北線去秋葉原,前往遠到靠北邊走的東橫Inn神田秋葉原,再走回秋葉原駅跟笠原乾爹去居酒屋。
11/16(周五)上午至秋葉原日本分公司開會,下午至某晶片原廠日本分公司的品川辦公室與引薦的客戶開會、介紹產品規劃與現場實機展示。當天忙到整日沒時間覓食,到晚上六點才吃飯,而且還是那間車站旁的咖哩飯。
11/17(週六)上午與美國客戶con call結束後已經中午,至秋葉原駅吃了某碗神奇的番茄麵(還是老中開的店)後,搭JR中央線至陰雨綿綿的高尾山拍紅葉順便補足不足的運動量。傍晚至東京駅拉麵街回味いかるが,回旅館就躺平了。

坦白講,原本跑高尾山只純粹想替下週的もみじがり熱身一下,沒想到這一搞就過頭了,我還淋雨爬到山頂哩!下山時天都黑了,亂恐怖一把的。
其實原先計畫這天要去看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Q,連票都訂好了,但笠原乾爹在一週前確認這天他要出差那時不在東京,只能取消,延期一週。這時候的東京,簡直被EVA佔領了啊啊啊啊啊~
11/18(週日)早上起床整理行李後,check out,將行李寄放在秋葉原駅置物櫃後,隨便吃那間十年來沒地方去就亂吃的咖哩飯,慢慢走路到御徒町多慶屋買肝活源,回秋葉原替Lordmi長輩買傳說中的怪梓喵本(因身上現金用光,還花不少功夫去找神田郵便局),12:15拖著行李踏上秋葉原的月台,12:50準時到達羽田空港的入境大廳。
回程華航的餐點還真是有夠下酒(馬鈴薯雞肉),這好像是我第二次還是第三次碰到這道了。(被毆打)
  • 11/20-11/25雙重日本發浪作戰「大和魂二十年 x あきそら」。
  • 人生第二十二次日本行。
  • 人生第十九次日本自由行。
  • 2012第五次日本行。
  • 直撲睽違二十年的京都。
11/20(週二)上午跟李爽瓦斯浜等人搭日航從松山飛羽田(非常巧:李爽坐在我左邊,瓦斯浜剛好在我後面...),搭JR Monorail轉山手線至秋葉原,check in Dormy Inn秋葉原,撐到下午四點搭京浜東北線到橫浜轉車至桜木町駅,亂拍港區夜景。晚上七點半回秋葉原,一票台灣人跟笠原乾爹在秋葉原某居酒屋大吃大喝,最後回旅館泡溫泉結束這一天。
飛機經過鹿兒島時竟然赫見火山噴煙,我們這團人實在很威呀!連火山都噴了!
11/21(週三)早上7:45抵達東京巨蛋飯店與其他人會合,8:00搭乘遊覽車至みなとみらい的Lenovo Yamato Lab,晚上七點多回東京巨蛋飯店被招待自助餐,結束後回秋葉原よどばし閒晃順便買一個副廠power adapter(因為忘記帶),晚上泡溫泉後就結束這悲慘的一天。
11/22(週四)上午起床第一件事情:跟美國客戶con call到早上九點,匆匆忙忙完食早餐check out旅館(寄放主要行李)後,就跟瓦斯浜拿著JR Pass全日本七日,一起衝去東京駅搭ひかり殺去京都。
大約14:00抵達東橫Inn京都四條大宮,隨即走路至JR二條駅奔赴JR嵯峨嵐山,直奔傳說中的天龍寺,撐到接近17:00,再搭JR至站體大到靠杯的京都駅的拉麵小路覓食。富山ブラック的口味實在很微妙,有機會會再試試看。
18:45從京都駅搭人滿為患的公車去人山人海的清水寺,挑戰人生首次夜間もみじがり。苦戰兩個小時,21:15離開清水寺,搭乘公車回四條大宮,回東橫Inn時真的覺得自己快累死了。

11/23(週五)早上完食東橫Inn那讓我連看都懶得看的早餐後,check out旅館,搭巴士去傳說中的金閣寺(鹿苑寺),結束後再搭公車去飄著細雨的京都御苑(進入前餓到受不了,先衝去すき家吞下一碗牛丼)。
中午從京都御苑慢慢步行到京都駅,幫小明長輩去Avanti的Animate買「まどか☆マギカ」が生八ッ橋(聖護院),就搭こだま離開擠到爆炸的京都駅回東京。重新回秋葉原Dormy Inn check in後,晚上跟當天抵達東京要看日本杯賽馬的兩位友人,約在上野牛角吃燒肉。
11/24(週六)與瓦斯浜一同展開例行日本汽車一日遊:早上至乾爹家,搭乘他的車前往山犁縣甲府市的昇仙峽,抵達之後,才赫然發現這真的不得了的景點(人多的要命,宣傳海報上還印著日本排名第一的峽谷景點),在山區爬上爬下也算是相當可觀的運動量了。
ほうとう鍋還不錯吃。
下午離開昇仙峽後,接著就要完成延期一週的預定: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Q。有鑑於東京的劇場幾乎人滿為患,乾脆就在甲府市搞定吧!我們前往甲府AEON MALL的TOHOシネマ,從17:00看到19:00,接著就一路塞車塞回東京,22:00實在餓到受不了,在八王子的ジョナサン補充能源,11:40抵達秋葉原Dormy Inn,勉強趕上頂樓溫泉凌晨1:00時限。基本上,這趟日本行就等於畫上句點了。
今天山犁縣發生坍塌的隧道,我們竟然往返過一次,相隔只有一週,週日上午看到新聞實在很震驚,只能祈禱受害者能得到冥福。

11/25(週日)既然是最後一天,沒理由不利用Dormy Inn 11:00才check out的好處,早上睡到9:00自然醒,9:45才完食早餐,悠悠哉哉泡完最後一次溫泉,check out旅館,將兩人的行李既放到秋葉原駅的置物櫃(後來發生一些插曲,因為太擠該置物格後來門蹦開,被站方當做遺失物品,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回行李),先去回味那間有趣的番茄麵(結果這間店的鹽味拉麵真是地雷...),再展開購物之旅,走路到御徒町多慶屋大採購,沿路經過三間Lawson幫小明長輩湊齊EVA劇場版桌曆
飛機18:15才起飛,時間還很充裕,下午移動行李至浜松町駅寄放完畢後,在東京鐵塔附近亂拍照,16:04搭上JR Monorail,到達羽田空港後,還上演今年第二度NEX-7在日本失而復得的爛戲碼。(上一次是在4/30的北上展勝地)

簡而言之,我又忘記NEX-7相機包還留在電車上... 直到在大廳整理行李才發現,還好JR人員幫我算出該班車回程的時間,我剛好還記得我的車廂旁邊是國泰航空的廣告,才幸運找回來(插隊跳上車廂取回再衝下車)。

更驚險的是,那班車回程是「特急」,我如果跳上去來不及下車,就直接回浜松町駅,我就絕對趕不上飛機了。我還記得我拿著NEX-7衝出車廂時,排隊的幾個歐巴桑和協助的JR站務人員還拍手「おめでと 」,看來我和這台問題一堆的NEX-7機王,與日本的羈絆還真深啊。

可能因為現在日本已經去到像自家後院,慢慢失去緊張感和新鮮感,我今年的出國旅行都很健忘,得好好深自反省,而且日後絕對會盡量避免幫人買一堆東西。如果NEX-7相機包如行前塞在背包內就絕對不會發生這種鳥事,但那時候我的背包都塞滿幫人買的東西了。

總之,回程JL班機還不錯的特別版便當、Häagen-Dazs與兩瓶紅酒,算是稍稍紓緩了我不爽的情緒。2012年十一月總計十二天的兩趟日本發浪,就這樣畫下驚濤駭浪的句點。
慢慢轉型成見學中心的YamedeYamato Lab,與鍵盤風暴的背後主因...

從神奈川大和市的IBM基礎研究所轉移陣地到橫浜港區みなとみらい的Yamato Lab,其本質最大的劇變,就是過去引以為傲的測試設備,很明顯的轉型成「見學用」,除了跟安規認證相關的部分(像EMI EMC)還在大量運行外,基本上,都供譲人參觀與替ODM說明測試參數之用。就我所知,大多數設備在北京都有另一套,考量到測試這檔事非常吃人力,選擇薪資較低的中國並不譲人感到意外。
這些設備其實並不偉大,真正重要的是「測試的要求有多高」,在見學的過程中,只要是與測試參數相關的資訊都被刻意的掩蓋起來。

聯想併購IBM PC部門,幾年下來,自從內藤在正成為聯想CDO後,確定了「Marketing在美國,研發在日本,製造在中國」的大架構,之前從某些人聽到風聲說Yamato Lab不但沒有縮編,反而在擴編增人,本次活動看到不少新面孔的設計師(而且都很年輕),看來所言不虛。

按照慣例,參訪行程的中餐總會招待傳說中的松花堂便當(2006/2008/2010各吃過一次),但這次卻讓大家失望了,在傍晚從橫浜開回東京巨蛋飯店的遊覽車上,我彷彿幻聽到從自己的胃部發出那震耳欲聾的哀號。
我相信小黑迷最關心的事情,絕非Yamato Lab重兵佈署的X1 Carbon,而是至今餘波盪揚的鍵盤風暴。我當初看到Yamato Lab出場講師名單出現縣廣明時,就跟他講Yamato Lab動用六人去堵X1 Carbon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他們應該要優先搶救鍵盤組的砂包啊!

這事件背後的主因很簡單:Intel的影響,他們巴不得全世界的notebook都變成Ultrabook,在notebook產品利潤越來越低的時下,動用MDF等手段利誘的效果也越大,隨便舉個例子,假若一年Thinkpad賣一千萬台,只要Lenovo同意全面譲商用筆電的象徵全部Ultrabook化,一台Thinkpad採用的Intel晶片就可以收到USD 10的rebate,那就是「一億美元」。我相信Intel給Lenovo的好處絕對遠遠不止於此。從Yamato Lab的反應,可以明顯感受出:他們其實內心不這麼認同這次的鍵盤革命。但高層的命令一壓下來,你不做也不行。
在這種背景下,Lenovo高層的想法很自然會轉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同樣是Ultrabook style的六列巧克力鍵盤,我的觸感比你好,我就贏了。他們大概也沒想過這樣也同時降低競爭對手在鍵盤追上你的門檻。

如前面所述,我那天根本沒啥心情去抬頭看台上的簡報,埋首於公司排山倒海的信件與答應趕給客戶的文件中,但最後的大審判座談會,被李爽問我有什麼問題時,我除了"No Comment"以外,只抬頭問了一句:

"I'm always wondering how much pressure did Intel give you? Such as marketing development fund, somewhat rebate, or something else..."

結果某個nice guy就當場給我Yes的手勢(我也馬上比回去,還好他不是對我舉中指)。反正和我想的差不多,八九不離十。依照這次的經驗,為了Windows 8的爛介面,爭取更大的touch pad空間,下一世代Thinkpad取消滑鼠key大概也為期不遠了,這樣子小紅點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這次Yamato Lab重申他們設計鍵盤的「理念」:不是精確、不是盲打、而是追求"Comfortable"。是啊,你們難道希望企業戰士像那些Apple的假掰果粉一樣地「優雅」打字嗎?我還很感謝你們家的傳統鍵盤,可以讓我在很短時間內搞定一堆信件哩。

最後,我也重申:我不這麼在乎六列還是七列,而是key pad覆蓋率。因為高速打字時,你的手指在移動時,實際上是在鍵帽上「滑水」的,這也是為何這麼多用過一段時間的Thinkpad鍵帽會「油油亮亮,閃閃動人」,我這次也當面提及,他們是聽進去了,希望他們願意反應在未來的product roadmap上,即使它們也公開宣稱未來兩三年沒有這樣的規劃。

我真的覺得現在被Apple嚇到急病亂投醫的Wintel真的會毀了這個notebook業界,特別當因平板崛起,notebook慢慢回歸其商用本質的關鍵時刻,你們卻強迫大家搶著去做MBA的山寨版,天底下再也沒有比這更愚蠢的鳥事了。

首次「認真的」もみじがり
應該不會有人反對:京都是日本紅葉的最高殿堂,要徹底掃過一輪所有知名景點,我看一週都遠遠不夠,本次挑戰京都紅葉,結果只攻略以下幾個點(順便加上練功用的高尾山藥王院與補完用的昇仙峽):

[2012/11/17] 決戰!高尾山之雨中冒死獵殺紅葉篇!
[2012/11/22] 京都紅葉戰役首日之天龍寺(暫存區)
[2012/11/22] 京都紅葉戰役首日之清水寺(暫存區)
[2012/11/23] 京都紅葉戰役終日之金閣寺(67張未處理照片暫存中)
[2012/11/23] 京都紅葉戰役終日之京都御苑(66張未處理照片暫存中,附贈路過東本願寺四張)
[2012/11/24] 初訪昇仙峽(34張未處理照片暫存中)

很久以前曾經靠汽車殺去日光兩次拍紅葉,一次拍的非常失敗(手震都很嚴重,只帶EF-S 10-22焦段也不對),一次則是去的太晚,紅葉都掉光光了。

這次也是新購入18-200 LE首次投入實戰,好用歸好用,但我只能說,現階段的經驗告訴我,這顆鏡頭「應該」還是無法完全抵抗NEX-7那片APS-C 24M CMOS的摧殘。反正我的鏡頭建軍規劃,18-200將被定位成「砲管」,與未來必定入手的10-18和規格不明的G鏡構成水球版的E-Mount窮人大三元,現階段就先撐著用了,看在重量的份上,18-55 kit還是會經常被帶出門,如果拍的主題不重要的話。

反正... 拍的蠻慘的... 下次我一定會準備CPL....

跳Tone跳很大的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Q
該怎麼講... 劇情一口氣跳到十四年後,飛在空中用初號機核心當動力的AAAヴンダー實在太不真實了,一整個腦袋轉不過來。倒是本篇開始之前的巨神兵東京に現わる譲人印象深刻。如果我沒記錯,庵野大學時代就搞過特攝,我還記得在夏コミ還被拿出來販賣過。

不過あすか的聲音真的更可愛了,不愧大人氣傲嬌女,難怪Lawson的桌曆,あすか那張總是最快品切的(反倒充滿基情的那張應該很受腐女歡迎,看到有些店家只缺這張)。
我理所當然的為自己留了一張。XD
反倒是劇場版本篇剛撥完大家都在等後面service service預告的工作人員時間,列出長長一整條幾乎涵蓋業界主要動畫製作公司,一走出電影院,乾爹直接跟我講:他覺得GAINAX根本什麼事情都沒做。wwww

下一次行程?

十二月底的2012最終日本行(也是今年第六次):與Ninesun兩人的北海道大作戰「キングペンギンの散歩」,原先計畫是和農曆年的「琉璃色の雪」如出一轍,但目前正在認真考慮推翻整個計畫,把重心轉移到道東(網走、阿寒湖、釧路),但還在審慎考慮中。冬季的道東有極大的氣候風險,可能連洞爺湖都要一併犧牲掉。預定未來一週內會定案。

放眼2013,因某些因素,我取消掉從北九州直撲關西的農曆過年計畫,但這是否代表我那段期間就不會在日本?倒也未必,反正,時間會證明一切,ㄎㄎㄎㄎㄎ。
張貼留言